首頁 >> 法學
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中國特色法學體系構建
2019年11月04日 16:3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19年第10期 作者:張文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新中國70年,是探索建立社會主義新法學、創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學、構建新時代中國特色法學體系并取得輝煌成就的70年。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法學將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這一最具原創性、時代性、統領性的科學概念和法理命題為研究范式,深入推進法治理論創新,加快構建中國特色法學體系,全面推進中國法學的科學化、大眾化、當代化和國際化。

    作者:張文顯,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中國法學會學術委委員主任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站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歷史方位,本文以回觀過去、審視當下、面向未來的三重視野,反思中國法學的歷史經驗,把脈中國法學的時代課題,展望中國法學的發展趨勢。

  一、在革命性探索中前進的70年

  中國法學的命運與中國法治的歷史息息相關,與新中國的成立、建設、發展緊緊相連。1949年新中國成立,開啟了中國的歷史新紀元,也標刻了中國社會主義法治的起跑線,激活了中國法學的生命原點。70年來,伴隨著“新紀元”“新時期”“新時代”,中國法學進行了三次革命性探索、實現了三次歷史性發展。

  (一)探索建立社會主義新法學

  新中國成立之初,為鞏固新生的人民民主專政國家政權,為新中國偉大斗爭和偉大建設創造法治環境,黨和政府著手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主義新法制。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通過《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據此組建了中央人民政府。1954年9月,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國務院組織法》《人民法院組織法》《人民檢察院組織法》《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委員會組織法》等一批基本法律和重要法令,確立了社會主義中國的基本政治制度、經濟制度、立法體制、司法制度以及社會主義法制的基本原則。在此期間,還啟動了刑法典、民法典、刑事訴訟法的起草工作。1956年9月,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強調,著手系統制定比較完備的法律,健全國家法制。

  與社會主義新法制建設相比,社會主義“新法學”的概念則更早形成于新中國成立前。“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經毛澤東同志倡議,由董必武、林伯渠、沈鈞儒、鄧穎超、羅瑞卿、史良、王昆侖等90多位社會著名人士發起,建立了新法學研究會。”[1]新中國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為適應社會主義立法、執法、司法需要,從法學院校設立、法學課程設置、研究平臺建設、法學成果出版等方面著手建設新法學:統一規劃了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北京政法學院、中南政法學院、西南政法學院、華東政法學院等法律院系;推動開設了馬列主義法律理論、新民法原理、新刑法原理等新法學課程,并審定了(1956年7-8月)國家與法的理論、憲法、民法、刑法、刑事訴訟等全國法學院系核心課程的教學大綱;設立了中國新法學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法學研究所等研究機構,創辦了《中國新法學研究院院刊》《政法研究》《政法譯叢》《法學》等雜志社和法律出版社[2];組織開展了一系列對外交流活動,為社會主義新法學儲備了人才基礎、平臺條件、生存和發展空間。建立在廢除國民黨“六法全書”及其法學體系廢墟上的社會主義新法學,以馬克思主義國家與法的理論為根基,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為指南,批判舊法學[3]、特別是封建主義和資產階級反人民、反科學的政治法律觀點,開展了一系列法學理論問題和法制實踐問題的研討活動,議題包括我國社會主義階段法的性質和作用、法學的研究對象、新法與舊法、國體與政體、民主與專政、政治與法律、國家與法制、法制與文明、政策與法律、黨的領導與依法辦事、守法與違法、法律與道德、社會主義司法制度、政法工作如何區分兩類矛盾、資產階級法權、鎮壓反動派與保護人民、懲罰犯罪與保護善良、刑事政策、犯罪構成、刑法中的人類學派與社會學派、特赦制度及其實施、死刑復核、訴訟證據、舉證責任、楓橋經驗與調解、婚姻法和離婚裁判標準、合同制度、勞動權、法律與和平、和平共處基本原則、主權與人權、國際法體系等,探索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社會主義法制理論,在新中國法學發展史上做出了開創性的貢獻。由于受特定歷史條件制約,中國法學一度“全盤蘇化”[4]。當時的蘇聯法學是以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和官僚政治體制為基礎的,總體上受維辛斯基的“階級斗爭”范式主導,充斥著對馬克思主義國家與法的理論的誤讀和曲解,甚至有很多是附加在馬克思主義法學之上的錯誤觀點。而對這樣一種本身就存在嚴重局限和錯誤的法學體系照抄照搬,必然水土不服、脫離國情,以至弊大于利。受蘇聯法學意識形態的禁錮,社會主義新法學在理論上根基薄弱、在體系上內力不足,未能形成適合中國國情的法學學科體系和學術體系,也就注定了其不堪一擊的脆弱命運。上世紀50年后期,“左”的思潮興起、法律虛無主義滋長以及領導人對人治與法治關系的誤判,致使剛起步的法制建設陷入停滯和倒退狀態,法學教育和研究事業急劇萎縮和迅速衰敗,法學院校紛紛關閉撤并,法學教師被迫改行。“文化大革命”期間,社會主義民主慘遭破壞,法制蕩然無存,社會主義新法學在風雨飄搖中墜落。

  建國初期,社會主義法制從開局良好到一蹶不振再到一落千丈,社會主義新法學從破土初生到小心成長再到一夜凋零,并不是偶然的。其中折射出我們對“什么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思想認識上的不成熟,對“法治興則國家興”的法理邏輯和“法治興則法學興”的科學規律缺乏基本認知。歷史是最好的老師。這一歷史階段的慘痛教訓促使黨和人民及法學家們深刻反思,堅定了厲行法治、以法治國和重建法學的信念。

作者簡介

姓名:張文顯 工作單位:浙江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