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經過近40年論證,考古專家推斷 桓仁下古城子遺址就是遼代正州城
2020年07月08日 17:35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 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古代的地名,由于年代久遠,史料記載語焉不詳,久而久之,很容易蛻變成一個與現實毫無關系的記憶或者符號。遼代正州城就屬于這種情況。在本溪市桓仁滿族自治縣西南約15公里處有個下古城子村,考古人員發現此處有古城遺址,初步探查這里早在青銅時代便有人類活動。經過近40年的考古論證,推斷出這里便是史料中記載的遼代正州城,從而進一步確證了古沸流國的王城位置。

  考古證實,村民的傳言是真的

  本溪市博物館特聘專家、研究員梁志龍說:“下古城子遺址就在桓仁滿族自治縣六道河子鄉下古城子村下面,村莊仍在使用,這里是一處盛產稻米的富庶之地。”這便意味著,在這里進行較大規模的系統性考古發掘十分困難。

  這一古代遺址位于桓仁縣城東南15公里處,東臨渾江。

  下古城子遺址引起考古人員注意的年代較早。上世紀70年代,村民在挖掘菜窖或建蔬菜大棚時曾經發現夯筑墻體,夯層跡象明顯,每層土質不同,有黃土和沙土。村民相傳,這里自古以來就是一座古城。

  隨后的考古調查勾勒出古城遺址的大體輪廓:城址平面近方形,城墻夯土筑造,現已傾頹。城墻西北角保存稍好,存高有2米多。根據墻基遺址測量,城址南墻長212米、西墻長234米、北墻長237米。

  當地村民介紹,90多年前,渾江水暴漲,沖走了東墻,因此城址僅存三面墻基,根據南北二墻東端的距離,推測東墻長約226米。城址高出渾江水面約5米,高出周圍地面1米左右。站在遺址內,向西南方向抬頭便可以看到位于渾江上游的五女山。

  城址的西墻外有寬約10米的水壕,看起來像是人工開掘而成,推測應該是護城壕的遺跡,如今這里已經被辟作養魚池。壕內的流水引自城西北2公里處的臺西溝,這條山澗與渾江結合,在北、西、東三面圍住了城址。

  梁志龍實地考察時專門對城門位置進行過認真調查和研究,城址的東墻被洪水沖走,已經無跡可循。南墻因為破損嚴重,也找不到明顯的城門遺跡。

  不過,村子中現今有一條貫穿南北的街道,推測應該是在城中原有街路基礎上發展出來的。綜合其他遺跡推測,村民傳說的下古城子城址設有東、南兩座城門的說法比較可信。

  為進一步探查古城遺址的歷史,從1982年開始,遼寧省博物館、本溪市博物館先后兩次在遺址內進行探溝調查。調查結果顯示,遺址的文化層大約有1.5米厚,大體可分為三層。

  上層為遼金文化層,遺物非常豐富,遼代的陶罐、陶甕、白瓷殘片簡直隨地可拾。中層為漢至隋唐文化層,出土了石鑿、礪石、大口罐、鐵環首刀、鐵鏃等器物。下層為青銅時代文化層,遺物包括打制亞腰石鋤、鋮形石鋤、石錛、石斧、石矛、石鏃等。

  下古城子村所處的渾江西岸一帶雨水豐沛、土地肥沃,從古至今都是人們生活、居住的理想場所,正因為如此,一代代人才在這里留下一部至今尚未完全破解的無字史書。梁志龍說:“下古城子遺址是目前本溪境內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唐代以前遼東割據部族城址,遼代繼續沿用了這座古城。”

  2013年,經國務院批準,下古城子城址被列入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錄。

  正州城的具體位置,史料記載混亂

  對于漢末、魏晉及隋唐時期遼東地區的文物古跡和文化發展脈絡,梁志龍不僅有著豐富的考古實踐經驗,也進行過深入的研究與思考。在五女山山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過程中,因為做出了突出貢獻,他受到省政府的表彰。

  梁志龍說:“文化遺址和出土文物如果沒有確切文字,表面看與歷史文獻記載好像沒有直接聯系,但是如果找準切入點,往往能夠取得意外的收獲。”

  下古城子遺址出土文物告訴人們,自青銅時代起,我們的祖先就在這里生活居住,但是如果將其還原到歷史文獻的記載當中去,就需要付出艱苦的研究考證功夫。

  歷史文獻中關于古遼東的記述并不算多。《遼史》中有:“正州,本沸流王故地,國為公孫康所并,渤海置沸流郡,有沸流水,戶五百,隸淥州,在西北三百八十里,統縣一,東那縣,本漢東耐縣地,在州西七十里。”

  《遼史》因為編撰匆忙,漏洞較多,給后世史家制造了不少的麻煩,然而也正因為如此,又誘發人們不斷研究補正其記述的疏漏。《遼史》關于正州的記述,同樣也引發人們對于遼代正州具體位置的思考。

  此前,清代學者楊同桂在《盛京疆域考》中,首次提出遼代正州位于吉林省的通化境內,書中寫道:“正州,今通化縣北境。”《奉天通志》附和了這個觀點,還認為:“因《遼史》所記方隅里到而推論之也”,就是說,根據《遼史》的記述推測出來的。此后,很多歷史地圖類書籍都采用了這個觀點。

  對于遼代正州城的具體位置,日本研究人員曾提出過完全不同的兩個觀點。

  其一,遼代的正州在英額邊門以東一帶。這是由松井等日本研究人員提出的,他們將沸流水認定為輝發河上源之一的柳河,由此確定這一位置。英額邊門是清朝在柳條邊上設立的一座邊門,位于我省清原縣東北,舊址現在仍稱英額門。

  其二是認為在現在通化或桓仁境內。研究人員名叫和田清,他認為沸流水就是渾江,因此正州應當在渾江流域。不過,這個說法略顯寬泛。

  后來,又有研究人員提出遼代正州為新賓滿族自治縣的轉水湖山城,其觀點認為沸流水就是現在的富爾江,“沸流王故地”應當在富爾江上游,那么新賓縣的轉水湖山城應當是遼代的正州城。

  此前,因為考古調查的資料有限,一些著名的史學家如金毓黻等采取了謹慎處理的態度,其所編撰的典籍中只是原文抄錄了《遼史》記載,并沒有做深入的考證。

  梁志龍在考古調查的基礎上,所選取的考證切入點,便是城址旁邊的滔滔渾江。因為正州城是沸流國王城,所以,正州城址的確認,進一步確證了沸流國的王城位置。

  多方考證,沸流水就是渾江

  同現代人講述地理故事一樣,《遼史》記載正州城,講述的是前代這里發生過的重大事件,即“沸流王故地”。而對于這個在遼東地區漢初興起,延續到隋唐時期的遼東割據部族的情況,一直是梁志龍研究、關注的重點。

  根據《三國史記》記載,“沸流”既是一個古國的名稱,也是一個河流的名稱:“(五女山城城主)到卒本川,觀其土壤肥美,山河險固,遂欲都焉,而未遑作宮室,結廬于沸流水上居之。”“見沸流水中有菜葉逐流而下,知有人在上流者,因以獵往尋,至沸流國。其國王松讓出見曰:‘寡人僻在海隅,未嘗得見君子,今日邂逅,不亦幸乎!然不識君子自何而來?’答曰:‘我是天帝子,來都于某所。’松讓曰:‘我累世為王,地小不容兩主,君立都日淺,為我附庸可乎?’王忿其言,因與之斗辯,亦相校以射藝,松不能抗。”第二年,“松讓以國來降,以其地為多勿都。”

  僅僅分析這段史料,沸流王似乎是松讓。更有研究人員根據文中松讓來自上流的提法,認為這個沸流國在渾江的上游某處。于是,他們根據渾江流域的支流分布情況,推測沸流水為渾江的上游富爾江。

  不過,梁志龍指出,《遼史》中關于沸流國還有一行文字,這便是“國為公孫康所并”。那么,僅從文字意義研究,松讓既然已經以國來降,那么《遼史》所記的這位被公孫康兼并的部族顯然不是松讓,而是指當時的遼東割據部族。

  對于這一時期遼東割據部族的歷史,史學界已經取得較為一致的意見,那就是它的早期都城建在了五女山,即現今的本溪市五女山山城,考古調查也發現了大量文物材料可以進一步佐證。

  實地調查五女山山城,它就位于渾江岸邊,并不在其支流富爾江上。

  文獻研究和實地調查逐漸統一了指向,沸流水是包括所有支流的渾江的古稱。而這一地理坐標的建立大大縮小了正州古城的探尋范圍。至此,考古調查發現的文化層堆積和出土文物,與歷史文獻研究所提供的各種線索在下古城子城址匯集到一起,這里便是遼代的正州城。

 

  記者手記

  SHOUJI

  訂正《遼史》錯誤

  郭 平

  采訪中,梁志龍說:“幸運的是,《遼史》寥寥數十字,不僅講了遼代正州的歷史,還給出了一定的地理參照。”同時,他又說:“《遼史》有誤。”

  《遼史》中關于正州城的記載有“隸淥州,在西北三百八十里。”一句。關于淥州,《舊唐書》《新唐書》中都有記載。《新唐書》引入了唐代著名地理學家賈耽在《道里記》中的記述:“自鴨綠江口舟行百余里,乃小舫溯流,東北三十里至泊汋口,得渤海之境,又溯流五百里……又東北溯行二百里,至神州。”《遼史》中記有:“淥州,鴨綠軍節度使……渤海號西京鴨綠府,城高三丈,廣輪二十里,都督神、桓、豐、正四州事。”這里的渤海是指女真族、滿族的先祖們建立的地方政權。

  對于這個淥州的治所即神州的位置,史學家已經取得一致意見,即位于現今的吉林省臨江縣。

  以臨江縣為中心,以三百八十里為半徑畫弧,恰好畫過渾江岸邊的下古城子城址。

  不過,方位不是在臨江縣的西北,而是西南。再考察《遼史》中的其他記述就會發現,如果往臨江縣西北去探查,則已經深入到了長白山區,那里不僅不是漢代以降直到隋唐的遼東割據部族興起之地,也根本沒有什么“沸流水”可尋。

  所以,梁志龍指出,《遼史》中的“西北”一語,實際是西南之誤。

作者簡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