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教育心理學
當代中國青少年校園欺凌受害模式探索:基于潛在剖面分析
2019年11月06日 09:45 來源:《心理發展與教育》2019年第1期 作者:謝家樹 魏宇民 Zhu Zhuorong 字號
關鍵詞:欺凌受害;共發性;潛在剖面分析;青少年;心理健康

內容摘要:校園欺凌中,言語欺凌、身體欺凌、關系欺凌、網絡欺凌這四種常見欺凌類型具有較高的共發性,潛在剖面分析表明存在四種典型的校園欺凌受害模式

關鍵詞:欺凌受害;共發性;潛在剖面分析;青少年;心理健康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謝家樹(通訊作者)(E-mail:[email protected]),湖南師范大學心理學系,湖南師范大學認知與人類行為湖南省重點實驗室(長沙 410081);魏宇民,湖南師范大學心理學系,湖南師范大學認知與人類行為湖南省重點實驗室(長沙 410081);Zhu Zhuorong,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10900 Euclid Ave.,Cleveland Ohio 44106,USA

  內容提要:采用特拉華欺凌受害量表、病人健康問卷抑郁量表和廣泛性焦慮量表對湖南省八個地區20所中學初一到高三3761名學生進行調查,探索學生欺凌受害模式,并對不同模式亞群體的人口學特點及其心理健康狀況展開研究。結果發現:(1)校園欺凌中,言語欺凌、身體欺凌、關系欺凌、網絡欺凌這四種常見欺凌類型具有較高的共發性,潛在剖面分析表明存在四種典型的校園欺凌受害模式:“所有類型欺凌受害組”(1.5%)、“傳統類型受害組”(3.9%)、“傳統類型輕卷入組”(14.9%)和“未受害組”(79.6%);(2)欺凌受害模式的人群分布受不同人口學特征(性別、年級、學校位置、自評學習成績)的影響,男性、初中、鄉村學校、成績較差的學生更易受到欺凌;(3)即使是輕度的欺凌受害卷入,也會對個體心理健康產生較為嚴重的消極影響,對校園欺凌行為“零容忍”確有依據。

  關 鍵 詞:欺凌受害 共發性 潛在剖面分析 青少年 心理健康

  標題注釋:湖南省自然科學基金課題“青少年欺負受害與抑郁關系的追蹤:基于潛變量混合增長模型的研究”(2017JJ2184)。

  分類號:B844

  DOI:10.16187/j.cnki.issn1001-4918.2019.01.11

  1 引言

  欺凌受害(Bullying Victimization)指個體長時間或反復受到一個或幾個同伴欺凌或傷害的現象(Olweus,1993),具有力量的不均衡性、蓄意性、重復性、傷害性等特點(Smith,& Wilson,1998),是影響兒童和青少年身心健康發展的重要危險因素(Gini,& Pozzoli,2009;Hawker,& Boulton,2000)。有研究表明欺凌受害者在社會和情緒問題上存在更高的風險,更容易出現抑郁、焦慮等內向性問題(Menesini,Modena,& Tani,2009;李海壘,張文新,于鳳杰,2012)。在卷入欺凌的各類人群中,欺凌受害者的占比最高,如一項對挪威數萬名中小學生的調查發現,約15%的學生卷入欺凌,其中欺凌受害者約占9%(Olweus,1993);意大利中小學中的欺負問題更為嚴重:29%的兒童屬于欺凌受害者,13%的兒童既屬于欺凌者同時也是欺凌受害者,8%的屬于欺凌者(Genta,Menesini,Fonzi,Costabile,& Smith ,1996);國內研究者張文新(2002)的研究結果表明,中國近五分之一的中小學生卷入了校園欺凌,14.9%的學生屬于欺凌受害者;一項中美校園欺凌受害問題的比較研究結果表明,22.05%的美國學生和21.77%的中國學生遭受過欺凌(謝家樹,謝璐,Yang,Bear,凌宇,2016)。

  對欺凌受害者而言,受欺凌是一個嚴重的生活事件,相比一般生活事件,欺凌受害的重復和持續性特點使得其對個體身心的影響更為深遠。不僅如此,欺凌存在包括言語欺凌、關系欺凌、身體欺凌在內的傳統欺凌以及近年來出現的網絡欺凌等多種形式(Crick,& Grotpeter,1995;Olweus,1993;Bjrkqvist,1994;Smith,Mahdavi et al,2008),多項研究表明,各欺凌形式間具有較高的共發性(Raskauskas,& Stoltz,2007;Li,2007;Smith,Mahdavi et al,2008;Nylund,Bellmore,Nishina,& Graham ,2007;Wang,J,Iannotti,Luk,& Nansel,2010;張興慧,李放,項紫霓,王耘,2014;黎亞軍,2015),大多數欺凌受害者通常遭受不止一種形式的欺凌。在欺凌受害人群內部,個體受到的欺凌形式及其組合各不相同,受欺凌的嚴重程度存在差異,欺凌受害群體具有異質性。

  以往校園欺凌研究包括對欺凌受害者人口學特征的研究,欺凌受害對個體心理健康內、外向性問題影響的研究等(張文新,谷傳華,王美萍,王益文,& Kevin Jones,2000;Schwartz,Chang,& Farver,2001;張文新,2002;陳世平,樂國安,2002;陳健芷,劉昭陽,劉勇,2013;吳方文,宋映泉,黃曉婷,2016),這些研究無論其結果如何,都存在一個問題,即忽略了欺凌受害群體內部的異質性。積極心理學尤其是心理彈性研究表明,相比不同群體間的差異,處境不利個體群體內部心理健康狀況的差異更值得關注(Rutter,2000;王麗霞,湯永隆,2016;張華,丁新勝,王慶云,韓成秀,2016),了解欺凌受害群體內部的異質性,可以幫助人們區分不同性質的欺凌受害亞群體,在此基礎上,對不同模式亞群體深入研究,以期在制定欺凌防治和干預方案時,可以為不同亞群體提供更具針對性的方案。本研究對校園欺凌受害模式的探究,即是在考察欺凌受害異質性特點的基礎上,對各類欺凌受害模式的人口學特點及其心理健康狀況展開研究。

  近年來,潛在類別分析(Latent Class Analysis,LCA)被廣泛用于社會學、生物醫學、心理學等多個領域的異質性群體分類研究中。潛在類別分析是一種基于個體對外顯變量的反應選擇傾向將個體分為少數互斥的潛在類別變量的技術(邱皓政,2008)。使用LCA進行分類,可以保證各潛在類別之間差異最大,類別內部差異最小,同時可以根據各類別在量表各條目上的作答模式來判斷其潛在特征并了解各類別在整個群體中的人數比例,從而探索群體內部的異質性分類模式。

  縱觀已有的校園欺凌潛在類別研究,Wang等(2010)對美國青少年受身體欺凌、言語欺凌、社交排斥、謠言中傷與網絡欺凌的發生狀況所做的LCA,將被試劃分為三類:全類型受害組(男9.7%,女6.2%),言語/關系受害組(男28.1%,女35.1%),未受害組(男62.2%,女58.7%);國內相關研究,張興慧等(2014)以4、6和8三個年級學生受身體欺凌、言語欺凌、關系欺凌的發生狀況進行的潛在類別分析將被試劃分為言語-身體(10.8%),言語-身體-關系(10.6%),言語-關系(5.8%),未受害(72.9%)四類;黎亞軍(2015)對二所學校7、8、10、11年級被試分析得到所有類型受欺負(10.3%),網絡/言語/關系受欺負(47.5%)和非受欺負(42.2%)三類。這些研究所采用的工具、涉及的人群以及得出的研究結果均存在不一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研究中對欺凌受害的測量采用的都是多點計分,因而在使用LCA時,需先按照某一臨界標準將原始分轉化為0/1類別計分,再進行后續分析。由于離散數據本身精確性上有所不足(張潔婷,焦璨,張敏強,2010),把連續數據轉換為離散數據進行分析會丟失數據信息,從而導致分類結果發生偏差。因此,本研究將使用潛在類別分析在觀測變量為連續變量時的方法延伸——潛在剖面分析(Latent Profile Analysis,LPA)(蘇斌原,張潔婷,喻承甫,張衛,2015),可以更精確地探討中國青少年欺凌受害模式。

  綜上,本研究擬先對包括網絡欺凌在內的四種常見欺凌受害形式的檢出狀況進行共發性特點研究,之后以四種欺凌受害形式的數據結果構建LPA模型,探索當下中國青少年不同欺凌受害模式及其主要的人口學特性。在充分考慮欺凌受害群體內部異質性的基礎上,進一步探討不同欺凌受害模式人群的內向性問題(抑郁、焦慮)及其差異。

作者簡介

姓名:謝家樹 魏宇民 Zhu Zhuorong 工作單位:湖南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