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表象之上,“蒼穹”之下 ——全國美術高峰論壇側記
2019年11月06日 15:55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亞萌 張瀚允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仔細想一下,這些年來我們的大量作品,構圖可以、技術過關,但究竟有多少能讓人讀出不一樣的感受? ”在全國美術高峰論壇上,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名譽主席馮遠對圖像時代下的美術創作現狀提出追問。他認為,當下涌現了一大批以人民為中心,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好作品,從美術事業發展的整體來看,未來可期。然而從評論批評角度看,還有需要完善和提升的空間。真正的好作品一定是處于超越素材的表象之上、超越現實的“蒼穹”之下的。

  為期兩天的“全國美術高峰論壇”日前在江蘇揚州舉行。本屆論壇由中國美協、江蘇省文聯主辦,江蘇省美協、揚州市委宣傳部、揚州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揚州市文聯承辦。馮遠、范迪安、周京新、林木、鄭工、康書增等60余位藝術家和美術理論家、評論家,圍繞美術思潮與學術方位、美術創作、美術理論、江蘇美術4個板塊展開深入交流。如何把握藝術與生活的關系,成為此次高峰論壇中討論的熱點話題。

  無可否認,藝術來源于生活,生活是引導一切創作思維、思想的原發點,為藝術內容提供了多樣性,但藝術并不等于生活。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黃宗賢直言不諱地指出,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講話5年以來,中國美術創作群體努力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創作體現出唱響主旋律、關注現實生活、力求多樣性與藝術創新等特點和趨勢,但同時也出現了現實生活的景觀化、藝術效果的制作化、不同語言的同質化三大亟待反思解決的問題。在他看來,這種“照相”式的創作很普遍,“國內國外都在‘照相’ 、相互‘照相’ 。同劉文西的《祖孫四代》 、周思聰的《人民和總理》等有著深刻意義的作品相比,它們缺乏感染性、精神的深度和人文關懷” 。

  “藝術必須走出并且避免簡單地直譯生活。 ”馮遠認為,“高于”生活的藝術,不是簡單的“傳移摹寫” ,不是借助影像圖片的拼接游戲,甚至技術拷貝后的添加。一眼便可以辨識的攝影術翻版的作品,只能對藝術創作產生負面的損害作用,導致作者造型能力和結構設計能力退化與喪失,弱化藝術家的個性和語言特點,甚至引發美術創作中造型形式、語言單一化傾向的泛濫。

  如何避免這些問題?馮遠認為,首先藝術家要自覺主動地走進生活、深入生活、扎根生活,細致地觀察生活、積累生活,從“感受”生活的基礎上達到“理解”生活。在此基礎上,再插上“想象力”的翅膀,力求創造、創新的精神。“想象力與創造力在作品中的價值是藝術家才華體現的重要表征。 ”在馮遠眼中,藝術家和作品是以兩種類型推動歷史發展的,一類思想成熟、基礎全面、技藝卓越,這是對傳統藝術的進一步精進和提高;另一類則觀念獨到、形式風格獨特、具有破壞性和開創性,這是藝術開宗創派的創新。前者通常順應歷史潮流和社會審美風尚易被大眾喜愛,后者則拂逆傳統方式,顛覆傳統、敢于破例而可能招致曲解。而這兩種類型的藝術家和作品,都對人類文明和藝術歷史作出了不起的貢獻。

  如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美術隨之踏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中國美協主席范迪安認為,從事藝術創作研究要有方位意識,要把握好歷史方位,“歷史方位是事物發展的方方面面匯集起來,成為一個新的歷史動能的體現,更是在一個時間軸、地理概念、空間概念的坐標點上,一個大語境情景中所清晰明確出來的,新時代下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及其意義需要我們研究、思索” 。

  在全新的歷史方位下,第十三屆全國美展就表現出新時代藝術家充沛的想象力和創作欲望,其中特點之一便是緊貼時代脈搏。高鐵、天眼、航空母艦等一些以往少有體現的題材如今正成為熱點。“藝術家們關注時代氣息,特別是從科技與建設成就等方面入手,以呈現中國速度、中國力量,這是必然趨勢。 ”黃宗賢說。

  除了對時代的敏感度,藝術家還需具備豐富的學識、經歷、修養和寬廣的視野,其心靈境界、人格品質、思想深度等都真切地呈現在作品之中,并且主宰作品創作的全過程,帶給讀者、觀眾多樣的感受。也就是說,藝術家創作對人們的道德觀念有一定導向作用。當代美術創作中的美育功能和道德引領是非常具有現實意義的話題之一。對此,評論家陳明哲認為,藝術家應弘揚真善美,樹立正確的世界觀,深入生活,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提高藝術修養,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美術家有責任以正確的藝術形式加強美術創作中美育功能和道德引領,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寬廣的藝術事業、強大的民族自豪感,堅持中華民族的文化立場,以大美之藝創作出更多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傳世之作。 ”陳明哲說。

  對于馮遠而言,“心靈之作、精神之巔”是藝術創作永恒的追求。藝術展現的雖然是直觀的形式構成、造型色彩、技術風格等,但其表達的卻是關于作者心靈與精神、思想的潛臺詞。而在科學主義盛行,各種“藝術終結論”占據主流的話語時代,中國美術應去往何處?海德格爾的《塞尚》一詩,也許可以帶來啟示:在羅孚的小徑旁/老園丁瓦利埃的畫像/那富于慎思的泰然/何其靜穆/在畫家的后期作品中/顯現者與顯現的二重性/顯與隱渾入玄同/此中豈非顯示一條道路/通入思與詩的一體。

作者簡介

姓名:張亞萌 張瀚允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