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建設 >> 本網原創
中國國民文化特質分析
2019年12月04日 15:17 來源:《學術界》2017年第9期 作者:秦德君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國民文化是個龐大存在,人民文化、臣民文化、刁民文化、公民文化等特質的相互交錯、滲透雜糅,使它成為一個復雜而有趣的文化難題。中國社會正經歷深刻的變遷,國民文化的轉型與變革才是其底蘊。“文化自信”的前提,是深刻把握中國國民文化的特質、稟性和構成,它是培育體現時代精神的新型國民文化的基礎性工程,對于揚長避短、道器相濟,為國家治理提供文化支撐有重要價值。

  一、中國國民文化光譜一:“人民文化”

  中國國民文化體系中,有一種特質或形態是“人民文化”。它是一種新生文化,但與歷史傳統有較多內在關聯,是一種有深厚力的文化。人民文化是一種“群眾—集體”文化范式。

  人民文化在充分肯定“人民”歷史主體作用的前提下,虛化了個體主體價值。人民文化范式的最大難題,是“人民”內質的虛空化和人的主體空置化。從歷史唯物主義眼光看,人類自古至今,在任何形態的社會中英雄和精英都是不可缺席的,這是個既定的歷史事實。歷史上形形色色的政治都是精英政治,當今全球政治舞臺上也都是各路精英們的打理和忙碌,但在人民文化的范式中,精英們的“座椅”被撤下了,個體價值是淡漠的。

  人民文化的旨歸或許在于肯定民眾的價值,禮贊人民的偉大作用,但在一個平抑精英、輕漠英雄的文化模式中,民眾和平民百姓的價值事實上就更漫不可尋了。這便是人民文化及其范式的悖論:在肯定“人民”價值和歷史主體的同時,又虛置了其實際地位和“歷史創造”作用。

  人民文化的延伸形態是“群眾文化”(mass culture)。在政治文化范疇中“群眾”與“人民”是可以互換的。歷史上群眾時常表現為一種巨大的盲從力量,“強大”到足以碾碎一切他們以為對立的東西。群眾文化是靜態、消極和單向度的文化,膺服權威、易受操控,缺乏主體精神。

  作為國民文化重要構成的人民文化提升了人民的主體地位,但在對國民性格的形塑上,則貶抑了包括國家責任意識在內的公民主體性。公民文化強調主體性的國家責任意識,人民文化和群眾文化則依賴于國家權威的外部輸入。人民文化突出整體和集體行動,它在抑止個人英雄主義的同時,客觀上弱化了個體價值,主體意識被肢解。這對培育中國特色的公民文化,激發社會活力和強化社會自主管理,降低行政成本乃至從根本上制約腐敗都是不利的。今天我們提出“以人為本”,就是更體現了對人的價值的重視和尊重。

  二、中國國民文化光譜二:“臣民文化”

  中國國民文化體系的另一種特質或形態是“臣民文化”,這是一種歷史文化。臣民文化及其治理范式,一直是今天中國治理現代化面臨的巨大困境之一。相較于公民文化,臣民文化是一種仰息文化,主體精神嚴重匱乏和闕失。

  中國國民文化中的臣民文化潛質,兼有阿爾蒙德和維巴分析的三種政治文化形態中的“村民型”和“臣民型”兩種特質,又兼有中國歷史傳統的云氣。臣民文化有個突出特點是對權勢的熱衷。但在公民精神充沛的地方,權勢的熱度不會很高。行政力越“強”,公民主體性越弱,臣民文化越風行。反過來,臣民文化越普化,公民主體性越弱,行政力必須越“強”。臣民文化浸潤中的“公民”不懂得履行公民責任和義務。進一步的問題還在于它導致國民與公共事務的隔膜。

  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進程中,特別是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中,弘揚時代精神,培育公民文化是至關重要的。這就必須治理臣民文化,使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建立在詳實的現代精神基礎上。

  三、中國國民文化光譜三:“刁民文化”

  中國國民文化體系中還有一種特質或形態是“刁民文化”。它是一種既古久、又出新的文化。既得傳統積習之滋養,又受當下“精致的利己主義”的激勵。相較于公民文化,刁民文化是一種欺世文化。

  中國傳統民情中,一直有一種刁鉆的玩意在靈動。即使是歷史上風起云涌的農民起義,也閃現著刁民文化的光色。刁民文化的一般特征是滑頭、刁鉆,規避責任,以占便宜;規避規制,以鉆空子。在刁民文化環境中,誠信、信義、守則等是一種稀缺資源。當今中國各大城市中人比比皆是,“柵欄”無處不在,印證了外在強制力的不可或缺。

  刁民文化的“習常化”甚而成為人渾然不覺的“行為方式”,構成對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重大挑戰。社會人都具有“趨利避害”的特性,要營建誠信社會、形塑誠信公民,關鍵是要建構出一個使當事人講信用、講誠信的收益大于不講信用、缺乏誠信的制度體系,這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津之所在。

  四、中國國民文化光譜四:“公民文化”

  在中國國民文化體系中有一種特質或者說形態是“公民文化”,它是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傳統之一,也是一種源遠流長的有深厚力的國民文化特質。人民文化、臣民文化、刁民文化這幾種文化特質的雜糅,是文化建設和文化創新遇到的麻煩。但中國國民文化并不只是這幾縷光色,還有古代公民文化的亮異光芒,有許多今天看來仍相當令人感懷的東西。就一個大的社會文化脈系來說,它是諸種亞文化之聚合。公民文化也是中國國民文化強健的脈系之一。

  “公民身份”是現代的,但公民品性、公民品質是歷史的,并非今天才有。在分析國民文化時存在一種慣性思維,認為中國古代只有君主文化、臣民文化這些東西,公民文化只是今天才有,由是缺乏對古代公民文化必要的整理和認知,這是一種積弊很深的誤區。其實在古代各個地域文化中,都閃耀過公民文化的光芒。現代公民文化事實上發端于人類歷史的前端,古代公民文化精神是今天應汲取的重要文化資源。

  五、中國國民文化的革故鼎新與弘道養正

  對中國國民文化不同“文化色譜”的厘析辨異,不僅是一種學術探索,更是現實社會治理的需要。“文化自信”不是盲目的,根基和前提在于對文化特質和稟性的深切把握,通過梳理辨異,揚長避短,才能建設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體現時代精神和“文化自信”的新型國民文化。

  (一)成因與積因:正視中國國民文化的歷史條件

  要透析不同國民文化構成的成因—積因而能弘道養正。在社會各領域如何弘揚“人民文化”的有益成分(比如集體行動、集體意識)作為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支撐,抑制其平抑精英、虛化人的主體性和個體價值等,是個需深入研究的問題。

  臣民文化可在歷史文化中找到諸多依據。臣民文化不僅是歷史文化熏陶的產物,也是行政文化不斷強化的結果。刁民文化則深植于中國民情文化中。中國古代公民文化發端于上古時代,與上古先民們的生存方式有關。生存的壓力,對于各種嚴峻挑戰的應戰,是形成包括公民品質在內的社會正“鼓勵機制”最重要的歷史因素。其實當時各個地域文化都如此。深為馬克思贊譽的人類學家摩爾根在《古代社會》中指出:首領和酋帥作為領袖“必須行為良好才能保持其權力”,“行為如不稱職……就足可以有理由把他罷免了”。這就是那個時代的社會邏輯和公共理性。人類早期這種“實績型”領導行為模式,對后來領導群體形象認知產生了重大影響。

  (二)解構與重構:注重國民文化變革的時代性

  對于包括傳統國民文化在內的傳統文化,一概貶抑或一概贊美,一概否棄或一概承揚,都有失偏頗。應有的科學態度是作審慎甄別、厘清、擇優——人民文化需予揚棄,臣民文化需予改造,刁民文化需予摒棄,公民文化需予弘揚。

  其一,注重現實的形塑力量。林語堂先生曾指出:臣民性格并非是人們的自然屬性,而是在特殊環境下我們古老智能的有意識熏陶的結果。“環境制造人”具有決定性的力量。其二,重視規制的引導力量。國民行為都是一定規制下的選擇。“人制造環境”具有決定性的力量。

  (三)境遇與際遇:把握國民文化建設的歷史方位

  中國國民文化建設和國民精神健康正進入一個新的歷史地帶。中國社會正在經歷的現代化轉型的底蘊,是實現國民文化的深刻變革,為國家治理和社會發展提供深沉的文化支撐。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說到底是要堅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通過對國民文化特質的厘析和揚棄,才能為國家治理現代化提供優質的文化資源,更好地實現“文化自信”。這就要從“人民文化”向公民文化轉移,培育國家責任意識;從“臣民文化”向公民文化轉移,抑制奴性,強健國民主體性,提高有序的政治參與;從“刁民文化”向公民文化轉移,回歸淳樸,形成德性健全的誠信社會;從古代“公民文化”向現代公民文化轉移,融鑄新的時代精神,強化新的國民擔當。當然,任何文化層面的變革,都得耗費時日,不可能一蹴而就。這不僅考驗一個民族的智慧,更考驗一個民族的意志和耐心。

 

  【本文系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系列重點課題“上海特大型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研究”(項目批準號:2016XAG002)的相關成果】

  (作者單位:東華大學人文學院。原題《中國國民文化光譜:一個有趣的文化難題——“文化自信”視角下中國國民文化特質分析》, 《學術界》2017年第9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蔡毅強/摘)

作者簡介

姓名:秦德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