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論叢
中國消費轉型中的旅游社會學研究
2019年11月06日 14:2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孫九霞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著重發展經濟的時代,旅游因資源消耗少、環境污染輕而被稱作“無煙產業”,為國民經濟的轉型作出了重要貢獻。隨著我國步入以追求美好生活為目標的新時代,旅游將發展成為綜合性的“幸福產業”,在促進社會健康發展中發揮更全面的作用。在新時代,社會學應重新審視旅游的本質,探索旅游的社會意義,為旅游學術研究和應用研究尋找新的視角與路徑。

  旅游作為現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旅游是一項有著漫長歷史的人類活動,“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為世人共識。在現代社會誕生之前,中西方都有“朝圣”與“游學”的傳統,這兩項活動也因此被視作現代旅游的雛形。朝圣是宗教信徒前往圣地進行的具有重大的精神及信仰意義的旅程,其旅途的艱辛凸顯了旅程的神圣色彩。游學則更加世俗化,強調在目的地了解異國他鄉的風土人情,從而擴展視野,實現自我成長。因此,人類的流動從來不總是為了生計,還與豐富精神生活、知識認知和休閑娛樂等因素密切相關。

  現代社會的到來催生了大眾旅游業,旅游實現了規模化和產業化。火車等大眾交通工具的出現降低了旅游成本,媒介的發達進一步激發了大眾對于遠方的向往,越來越多的普通人通過購買包價旅游產品,前往異地進行觀光和休閑,獲得審美和愉悅體驗。所以,旅游不再是少數精英的特權或宗教信徒的專屬。面對大眾旅游業的日益繁榮,以布斯汀(Boostin)為代表的文化精英卻痛心疾首。他們批評大眾旅游者只追求享樂,沉迷于旅行社或景點制造出的“虛假事件”,是膚淺而庸俗的。然而,社會學家麥肯耐爾(Mac Cannell)卻提出了相反的觀點。他認為,可以把現代旅游者比作古代的朝圣者,后者追求宗教真理,而前者尋求的是“原真性”(authenticity)。麥肯耐爾指出,現代性在給人類社會帶來物質財富增長的同時,也造成了精神危機,這種精神危機表現為人與人之間的疏離、人在勞動中體會到異化感、人與自然之間的緊張關系。因此,現代人旅游的動機隱含著對自由的追求,這是人們從現代工業生活的壓力和緊張的日常生活中逃逸出來的企圖,是對壓抑和機械化生活的反抗。人類學家格雷本(Graburn)因此提出“旅游儀式論”,指出旅游可以被理解為一種儀式,是一種與日常家居生活和工作形成強烈反差的、集休閑旅行于一體的特殊儀式。

  然而,隨著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尤其是中國社會發生消費轉型,旅游從無預算消費轉變為有預算消費,人們對旅游的認知逐漸從一種儀式發展為一種生活方式。除了現代人旅游的頻率越來越高,還出現了種種將旅游融入到慣常環境下的生活方式,最典型的有以下三類。第一類是生活方式型旅游移民。在大理、麗江、陽朔等地就有這樣一批旅居者,他們曾經是北上廣等一線、二線城市的白領甚至企業家,為了獲得一種更滿意、更自由的生活方式而離開繁華都市,前往氣候溫和、陽光充足、空氣新鮮、安靜古樸的“旅游地”,從過客成為駐客。第二類是季節性旅游移民。不少來自東北、西北的老年人前往三亞、珠海等溫暖的異地城市度假式過冬。第三類則可以被稱為第二居所旅游移民,既有西藏、青海等高原地區的居民定期前往成都、重慶等低海拔城市度假,也有都市人群在周邊區域購買房產以作閑暇時節之用。當下的旅游已經兼具神圣的儀式性和日常的生活性,因之愈發緊密地與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聯系在一起。現代旅游,已經成為現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世俗性的儀式。

  旅游作為一種社會形式

  社會學家齊美爾指出,社會學的研究不僅要針對內容,更要針對形式,社會形式是“從眾多個體和個體的互動中抽象出的區別各種行為的根本形式”。隨著旅游成為“流動社會”的象征,我們可進一步將其視作社會形式的一種理想類型。這就要求研究者打破僅僅將旅游活動看成經濟現象的思維定式,從社會整體的角度出發重新理解旅游。

  就研究內容而言,我們應將旅游視為理解當下社會的窗口,以此解析旅游者的行為及其產生的社會意義。例如,旅游流動常態化的過程中,既有城市流向鄉村的生活方式型移民,又有農村流向城市的新居民。云南鶴慶的白族人在歷史上便以制作銀飾聞名。20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改革開放的驅動下,有部分手工藝人從鶴慶前往拉薩謀取新發展,而網絡時代的到來和拉薩旅游的發展則徹底改變了他們的生活。近十年來,拉薩旅游業與城市商業經濟迅猛發展,旅游紀念品、藏族飾品等需求旺盛,鶴慶藝人不僅大量涌入拉薩,并且在那里扎根,形成了民族經濟聚集區。無論是白領們從北上廣流動到大理、麗江,還是農村手工藝人從鶴慶到拉薩,旅游影響下的流動重組了人們的社會生活、重構了地方的經濟文化是不爭的事實,而這構成了旅游作為社會形式研究的內容基礎。

  就研究方法而言,將旅游理解為一種社會形式為跨學科合作奠定了基礎。在流動社會的大背景下,各個學科都從自身的視角出發,對流動現象進行了討論。例如,地理學從時空間結構的改變來研究空間流動及其對個體或者社會產生的意義,社會學開始關注階層垂直流動與地理空間流動的關系,人類學則重視群體流動中和流動后的主客互動等。旅游流動作為一種社會形式,為各學科打破壁壘,圍繞共同的社會問題與科學問題建立有效的合作提供了條件。

  在以追求美好生活為目標的新時代,旅游從單純的神圣儀式的認知和實踐,發展成為一種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因而成為流動社會的象征并進駐到中國人社會生活的中心舞臺。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既標志著旅游供給將發生結構性的改變,也昭示著旅游對社會產生日益重要的影響,旅游研究也因此需要新的理論視角與方法論。將旅游作為一種社會形式,有助于探索旅游流動如何重組社會生活與地方生成,更為跨學科合作開啟了可能。新時代的旅游研究應該最大限度地發掘旅游在發展地方經濟、保護地方文化、促進民生改善中的潛力,為美好生活的構建提供支撐。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西南少數民族傳統村落保護與利用研究”(15ZDB118)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中山大學旅游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孫九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