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簡論語言的模塊化屬性
2019年11月05日 09:3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毛眺源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語言是否由不同的子系統或模塊(module)構成,或者說語言是否具有模塊化屬性?對此問題,認知科學家們傾注了大量精力。自20世紀80年代初期福多在其標志性著作《心智的模塊化》中討論模塊化(modularity)伊始,模塊化這一概念在心理學哲學研究中突顯出來。在隨后的幾十年中,模塊這一概念成為認知科學研究中的熱點,相關概念與理論框架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例如,在進化心理學研究領域,有學者認為,人類心智架構由各種模塊組成,不僅福多強調的低階輸入系統(包括感知加工與語言處理)是由子模塊組成,而且負責推理、計劃與決策等的高階認知系統亦是如此。由此,有關心智模塊化的討論進一步延伸至認識論、科學哲學、語言哲學等領域,這對探討作為人類心智構件之一的語言的模塊化屬性產生了深遠影響。

  用模塊化分析大腦/心智

  在認知科學與神經科學研究中,大腦/心智模塊化是一個重要概念,一般指涉心智(至少部分地)由模塊或相應內在神經結構構成。因此,模塊指大腦中某個特定的區域,稱為解剖模塊化。同時,此類特定區域處理各種相應信息,稱為功能模塊化。不同學派對心智模塊化這一論題進行了深入研究,但對心智的功能架構是部分實現模塊化,還是可以徹底實現模塊化有不同觀點。福多是前一種觀點的提倡者。基于喬姆斯基的語言習得裝置設想以及其他心智哲學研究成果,他提出負責感知、語言處理的邊緣輸入系統,而非負責儲存知識、確定信念與實現思維的中央處理系統可以實現模塊化;并且,此類模塊系統的形成皆由神經生物屬性決定,即模塊是在外部環境的激活下發展成熟的,而非刻意學習的結果。具體而言,輸入系統中的計算機制處理由感知器官(如視網膜和耳蝸)傳遞的可計算的原始信號,依靠非論證式推理,形成有關世界的假說,再交由中央處理系統確定信念與實現思維等;最后中央處理系統向其他系統輸出實現后續行為的信息。據此,輸入系統中的模塊運算具有多個顯著特點,如(信息處理的)區域專屬,自動運行,快速加工,(機制運行拒絕外來信息的)信息封裝,(計算與信息上)淺易輸出等。其中,區域專屬與信息封裝為學界普遍接受的模塊特性,兩者分別對應于大腦解剖模塊化與功能模塊化。

  對以上低階輸入系統的模塊化與高階認知系統的非模塊化闡釋都有不同見解。對前者的質疑衍生出數個尚存爭議的觀點,而對后者的質疑引發了更多極具影響力的新探索。例如,斯玻伯(關聯理論創始者之一)等提出泛心智模塊論,認為人類心智是完全模塊化的,無論是低階輸入系統還是高階認知系統都由子模塊構成。此類泛模塊論的理論依據來自任何復雜的生物系統都是按照神經生物屬性逐漸發展的,因為復雜的生物系統只有以模塊化方式建構,才能實現演化發展(即生物系統的整體演化須以獨立組構成分的演化為基礎)。換言之,模塊化過程是依據生物基因屬性的解包過程。人類心智是與大腦這一復雜生物系統相融相生的同步系統,其架構自然是泛模塊化的。這一觀點再次刷新了學界對模塊屬性的認知:模塊作為獨立的功能專屬的處理系統,兼有區域專屬的屬性;模塊中的運算不屬意志支配與其他認知系統的干涉,但與具體的神經結構密切相關。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可以推斷,即使如某些研究者指出的一樣,在神經解剖分析上難以完全確定模塊具有區域專屬的屬性,但從功能解剖上完全可以將執行同一任務的神經組織稱作模塊,說明模塊設置具有可行性。

  用模塊化分析語言

  有關大腦/心智架構是否可以模塊化的爭議,自然牽涉到學界論證在大腦/心智架構中設立語言模塊的可行性。由此引發了學界證實語言模塊是否是大腦中存在的結構(解剖模塊)或擁有內在語言能力的認知系統(功能模塊)。

  以色列神經語言學家格羅津斯基立足語言研究的神經分析證據指出,語言信號的復雜性與豐富性促使學界采用模塊化方法研究語法,這亦與采用模塊化方法研究認知的神經表征一致。此外,德國神經語言學家弗里德里琪最近通過神經實驗證明,合并句法運算與語義加工分別在布羅德曼區44、45實現。此類研究成果為探索語言模塊提供了有力證據,但具體到語言模塊的內部構想,學界存在不同的看法。

  雖說福多將感知、語言處理置于作為語言處理器的輸入系統,但更加關注一般意義上心智的認知分析。在他的理論框架下,模塊只是感知上的輸入系統。更加突出的是,如喬姆斯基最近指出的一樣:將語言處理置于充當語言模塊的輸入系統無助于探索語言官能的架構、計算運行,因為作為人體器官的語言官能是有別于視覺以及其他輸入系統的。這就是說,如果將語言官能看作一種能夠生成意義與聲音組配的語言表征的內涵函數,它不僅適用于分析語言輸入(語言理解),而且能夠導引語言輸出。這是因為,喬姆斯基等人認為,神經機制不僅協助輸入分析(語言理解),也是語言使用者正常使用語言表征實現內在思維與外部話語交際(語言產出)的基礎;并且,語言模塊作為中央系統模塊,介入不同情況下語言的使用。鑒于此,如果要厘清語言的模塊化屬性,就必須明確語言模塊與語言官能之間的關系,也就是理清語言官能的內部架構、計算運行與語言模塊之間有何關系。

  淺議語言模塊的架構

  豪澤與喬姆斯基等曾在《科學》上撰文,基于來自進化生物學、人類學、心理學以及神經科學的研究成果,將語言官能作了狹義與廣義之分。狹義語言官能指內含遞歸合并計算生成機制的人類獨有的句法系統(子模塊)。廣義語言官能由感知—運動系統、概念—意向系統以及狹義句法系統構成。同時,概念—意向系統與感知—運動系統兩種句法模塊之外的外部系統與語言運用密切相關,總稱為語言運用系統。具體而言,已存數十萬年的感知—運動系統負責從語音上外化句法子模塊生成的語言表征,因此包括音系—語音子模塊。用于解讀意義的概念—意向系統進一步細分為語義子模塊與語用子模塊。由此,我們便能勾勒出內部構架。

  基于這個明晰的語言官能構架設計,語言官能內部的計算運行就一目了然。心智包含的句法模塊、語義模塊、語用模塊以及音系—語音模塊之間互動對接,如在語義、語用模塊以及音系—語音模塊中檢測句法模塊所產出的語言表征式的易讀性。如果狹義句法系統生成的語言表征式可以在語言運用系統中使用,實現思維與交際,則句法模塊內的計算運行成功收斂,以及它與語言運用系統中的子模塊實現順利互動。據此,狹義句法是滿足由外部語言運用系統單獨規定的易讀性條件的內涵函數。也就是說,語言官能分析語言輸入,導引輸出,承擔實現語言的思維與交際功能。也正是這一具體的認識與實踐使喬姆斯基認為,可將由各語言系統構成的模塊置于福多提出的語言處理器中。據此,廣義語言官能架構中的各語言子系統構成的模塊就是語言模塊,覆蓋福多提出的語言處理器的功用,負責語言的輸入分析以及導引語言產出,實現人類語言的思維與交際功能。語言模塊成為一個獨立的認知系統,包含句法、語義、語用和音系—語音子模塊。并且,如喬姆斯基所言,語言模塊的形成是以習得為基礎的,即在具體環境中依據人類生物基因屬性的解包過程。可見,對人類語言的模塊化考察與對語言官能的探索緊密相關。

  毋庸置疑,有關語言模塊化屬性的探索為模擬人類大腦處理語言信息的過程,熟悉參與句法、語義、語音乃至語用信息處理時的腦神經結構和信息處理機制,為類腦人工智能研究提供現實的基礎資源,最終使機器以類腦方式實現人類認知活動,達到或者超越人類智能水平。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唯遞歸假說的心理語言學實證研究”(15BYY070)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蘇州大學外國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毛眺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